•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法制信息

龙腾飞关于工伤事故的反映信

时间:2020-06-01 12:07:52   作者:编辑   来源:东方之子   阅读:16831  

我叫龙腾飞,因为在工地干活儿过程中受伤,住院治疗,无人过问,故将张红亮等人起诉到安阳县法院。法院却判决我承担70%责任,我因为这个事故导致脾脏切除,多处骨折,至今不能从事体力劳动。

                   

                  

 

事情经过:2019年7月底,经王成勇介绍,我和王成勇等人到鹤壁市鑫鑫合金有限公司给张洪亮干活儿,给鹤壁市鑫鑫合金有限公司焊接彩钢厂房。8月8日,我在焊接顶棚时意外从房顶掉下来,导致脾破裂、以及左肱骨、右股骨等多处骨折,我被120急救中心车送到鹤壁煤业有限公司总医院进行了牌脏切除等手术,前后进行了五次手术,花费十几万元,因无力支付后续治疗费用而被迫出院,至今没有康复,无法从事劳动。对于我的医疗费用,张红亮和鑫鑫公司没有给一分钱。我起诉到法院,要求张红亮和鑫鑫公司赔偿我损失。法院却以张红亮和王成勇是按面积结算工资为由认定我和张红亮是承揽关系而不是雇佣,我自己承担主要责任70%,张红亮承担30%,鑫鑫公司没有责任。

我不知道法律上承揽和雇佣有什么区别,但我想说明几个问题:

一、判决说我们几个干活的人向张红亮以交付彩钢厂房为目的。实际情况是,我们只是单纯干活儿,没有原材料和机器设备,我们怎么能够交付厂房?我们干的体力活儿只是张红亮向鑫鑫公司交付彩钢厂房这一成果中很小的一部分。

二、现场的原材料是张红亮和鑫鑫公司提供,没有原材料,单纯我这个焊工怎么能够完成彩钢厂房的建设,原材料谁提供?法院没查明。原材料不是我提供,而是张红亮。

三、搭建最高处10米,最低处6米,跨度18米的彩钢厂房需要吊车、铲车等重型作业设备,这些都是张红亮和鑫鑫公司提供,重型切割机也不是我们提供的。法院却认定我提供工具显然跟实际情况不符。没有这些设备,哪儿来的判决中所说交付劳动成果?既然设备不是我们提供,显然不是我们负责交付彩钢厂房。

四、干活过程中,我们没有见到图纸,且也看不懂图纸,

全是按照张洪亮的安排和指挥进行干活的。张洪亮不在时,我们又是听从鑫鑫公司委派人指挥的,判决书说我们承搅,这从何说起呢?

五、我就是一个焊工,按面积包干儿干活的只有四五个人,以面积计算总的工资,只是工资的计算办法,我们挣个工资,怎么能是承揽,承揽的利润表现在哪儿?

六、鑫鑫公司将彩钢厂房以包工包料的形式承包给了张红亮,张红亮个人根本没有施工和进行重型机械作业的资质,鑫鑫公司应当承担责任。

我只是给张红亮做个焊工,和张红亮是雇佣关系,张红亮和鑫鑫公司都应该承担责任。安阳县法院误以承揽为由,判决我承担70%的责任,张红亮承担30%的责任,鑫鑫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错误地认定了事实,严重不公,严重损害了我的权益。

反映人:龙腾飞

2020年5月28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石家庄市师范街75号省委综合办公楼 邮箱:zhenhbfs@163.com 电话:0311-87902791

版权所有:中华儿女河北新闻网 | 技术支持:新文广网络

冀ICP备14006086号-2

可信网站